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亿朵雪花

南无阿弥陀佛

 
 
 

日志

 
 

蒋介石大笔一勾 毛人凤三套方案杀宋庆龄  

2011-11-04 12:4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蒋介石大笔一勾 毛人凤三套方案杀宋庆龄 - 亿朵雪花 - 亿朵雪花

蒋介石大笔一勾 毛人凤三套方案杀宋庆龄 - 亿朵雪花 - 亿朵雪花

1949年,国民党全面溃败、撤离大陆前夕,军统秘密拟定了一份“制裁”民主人士、反对派人士的黑名单,孙中山先生的遗孀宋庆龄的名字赫然在列。特务头子毛人凤接下这一差使后,如坐针毡,寝食难安。但当他准备实施暗杀计划时,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1、蒋介石军舰密授机宜


  上海解放前夕。一天,黄浦港码头,国民党“泰康号”军舰泊在岸边,蒋介石独坐在舰上那座豪华的客舱里,凝望着墙上的国父孙中山大幅相片和“总理遗言”,满是忧愤之色。


  侍卫长俞济时躬身闪入室内,压低声音报告道:“总裁,保密局毛人凤局长已到。”


  “哦!”蒋介石一听,眉梢一扬,一反常态地朝门外指了指,“让他进来。俞主任,我给毛局长有重要的工作要交代,所有人今晚都不见,包括汤司令。”

“共产党的统战政策厉害呀,我们很多人都上当受骗。孙夫人宋庆龄就是明证。时局如此艰难,她却始终不能放弃对我个人的成见,眼看总理辛辛苦苦创立的基业毁于一旦,不但无动于衷,而且还为虎作伥。你们送来的那个报告我看了,她一贯如此,与共产党干出些亲痛仇快的事。”


  毛人凤眨巴着眼,忙请求道:“干脆请她去台湾算了。”“请了,”蒋介石愤然作色,“大姐(蔼龄)、夫人,还有子文,子良、子安,甚至哲生,都劝她去台湾。她说,她要陪伴总理,哪里也不去,就留在上海。”


  “是不是让夫人和宋部长再想想办法。”


  “她根本不理这一套。”蒋介石愈加不耐烦,他恨恨地盯着毛人凤,冷冷地说道,“毛局长,你动动脑子,交给你们军统去处理,但要做到万无一失。”


按名单上的排序,宋庆龄民主党派的那些精英们排在第三梯队,属可争取可制裁之列。毛人凤当初并没有将宋庆龄上榜。一则宋庆龄国内外威望高,被尊为“国母”,二则宋家的姐妹、兄弟俱是国民党大员,毛人凤不敢造次。同时,他正极力走宋美龄夫人的路线,很不愿开罪于人。没料到,蒋介石看过名单,又将宋庆龄的名字不露声色地添列了上去。


  2、当年三套谋刺方案


  毛人凤回到侄儿的公馆,如坐针毡。刺杀宋庆龄的策划已不是第一次。当年,戴笠奉蒋介石之命,曾经处心积虑准备谋刺宋庆龄,布置了三套方案:第一,设法派人打入内部,收买宋庆龄身边的人,待时机成熟,便可动手。第二,实施“美男计”,收买宋庆龄最为信任的贴身保姆李姐。第三,在法租界内,采取蛮干的办法,以一辆厚实的德国小汽车撞击宋庆龄的座车,制造一起偶然的交通事故,从而达到行刺目的。


 实施第一套方案时,一个女特务以女佣的身分出现在了宋家附近的菜市场。李姐原是上海乡下一名纯朴的村妇,她与好吃懒做、狂嫖滥赌的丈夫离婚后,经人介绍,来到了宋庆龄身边做保姆。由于她性格恬静、不事张扬、心地善良、特别勤快兼之不爱多事、口风紧,所以深得宋庆龄的信任,所有内室的饮食起居、买菜管家,全部交由她负责。


  那个女特务以同样的女佣身份结识了李姐,并取得了她的初步信任。仅仅相识了一个月,这个女特务缠着李姐去了宋家几次,并赠送了不少礼品给李姐。


  然而,她过分的热情和反常的举动引起了宋庆龄的特别注意。终于,狐狸露出了尾巴。在这个女特务向李姐打探宋家来往客人的情况时,李姐一下子预感到了某种不祥,她立即毫不犹豫地将上述情况告知了宋庆龄。


宋庆龄当机立断,让李姐退还了那位女特务送来的礼品,并嘱托李姐再不可与此人往来。


  沈醉懊恼不已,连连在戴笠面前引咎自责。不料,戴笠一反常态,他露出一丝奸笑,安慰沈醉道:“一招不行,还有第二招嘛。”


  戴笠的一番点拨让沈醉恍然大悟。他立即实施第二套方案。


  这一回沈醉真动了脑筋,他想用“美男计”来达到谋刺的效果。说是美男计,其实他手中的道具却是一个长相极其一般的特务。如果用帅气潇洒的特务去接近李姐,彼此身分容貌不符,反而易弄巧成拙。因此,他让那个相貌平平的特务装扮成一个汽车司机,以厚道朴实、居家正派的形象出现,几经搭讪巧遇,果然进展顺利。那特务迅即和李姐相识了。


  为了吸取上次打草惊蛇的教训,沈醉让那特务不急不火,更不要探问宋庆龄的情况,以发展感情为名,进一步骗得李姐信任。


李姐起初不明这是个骗局,她出于对宋庆龄的忠心,报告了主人。宋庆龄并无异议,她只是让李姐多了解“司机”的情况,最后带来见见面,由她替李姐操持把关。


  20来岁的李姐连连点头,她第二天就提出去这个特务家看看。沈醉得知后,高兴异常,以为鱼儿上钩了。他煞费苦心地布置了一番。李姐看后,认为这个特务还算老实正派,她感到还算满意。沈醉又让这个假司机搬到了一家私人汽车出租行的楼上居住,并真的干上了一名出租车司机。


  这招进一步奏了效。有两次下雨,李姐为送客人,特地打电话叫这位假司机相送。一切都按部就班,那假司机和李姐竟然渐渐发展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戴笠高兴得合不拢嘴,连连夸沈醉,他没看错人。但就在假司机和李姐订婚前几天,他来找李姐时,李姐勃然变色,怒责他是个坏蛋、骗子,并宣布再也不和他交往了。

假特务知道事已败露,顿时傻了眼。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呢?沈醉百思不得其解。他以后始终想弄个究竟。但当他公开撰文披露这段刺杀宋庆龄的秘闻时,出乎意料,宋庆龄和李姐对此始终保持沉默,没做任何公开回应。


  3、毛森出毒计


  可是,自找麻烦的事又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毛人凤顿觉苦不堪言。经过一夜的痛苦思索,毛人凤却不得要领。见他如此郁闷,族侄毛森打破惯例,主动相问。毛人凤苦恼地答道:“总裁因为孙夫人不愿去台湾,又怕她落入共党之手,沦做统战工具,要我们军统制裁她。”


  毛森一听,顿时张大两眼,满脸煞白,呆立在了那里。


  “哎……”毛人凤叹口气道:“可有什么万全之策?弄不好我也会陪上身家性命的。”


  毛森点点头,思忖良久,他突然猛拍脑门,说道:“这有何难?阿叔,眼下动手正是好时机。神不知,鬼不觉,比先前戴老板干那事方便多了。”


  毛人凤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似的,忙不迭地问道:“你有什么办法。快说,快说。”

“阿叔,上海守不住了。共产党正从三面合围而来。孙夫人目前住在法租界,但法国人已撤走了侨民,甚至治安的洋巡捕。法租界实际是在我们的手心里。眼下,共产党一时半会儿攻不进城,她孙夫人只能呆在上海,出不去。我们何不趁此机会,一面派人严密监视她,一面让人做好准备。等到解放军攻进上海,我们撤退时,一不做,二不休,干脆……”


  毛森到底是被人称作“毛骨森森”,他说到这里,咬牙切齿地做了个“刀劈”的架式。见叔叔还未完全明了自己的意思,毛森进一步道:“阿叔,我知道孙夫人非比常人,弄不好会引火上身。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正好利用共产党打进城的时机,干掉孙夫人,然后嫁祸共军。说是孙夫人死于共军攻城的流弹。到那时,任凭共产党怎样辩解,都无济于事。”


  “妙!妙!”毛人凤奸笑道,“后生可畏!毛森啊,阿叔真是没有白带你出来见世面。”


  5月12日,解放军向上海发起进攻。26日,解放军全面突进市区。毛人凤立刻请示蒋介石,但得到的答复却又出他的意料之外,行动暂缓,静候待命。


  毛森得知后,顿时惊大了双眼:“什么?取消?静候待令?还静候个鬼,过了这个村没那个店。如此反复,只怕以后不便行动了。”

毛人凤把手一挥,蓦然轻松,他笑着安慰道:“森儿,这是总裁的意思。也罢!戴老板生前说得对,弄不好,谁去干谁都在自找麻烦。何必趟这潭浑水。”


  毛人凤从蒋介石的反复中,无从知晓他精心炮制的暗杀计划,何以会被取消。所谓静候待命,能待到什么,他都把保密局大班人马撤到了广州,还能静候在上海?


  4、暗杀计划流产


  实质上,最终阻止了蒋介石疯狂之举的是宋美龄,还有孙中山的儿子———孙科。


  蒋介石父子5月17日再度来到上海后,因为局势糜烂,又为共同抗衡李宗仁,时任国民党行政院长的孙科与蒋介石捐弃前嫌,走得更近。两人联络频繁,再度开始了合作。


  这期间的一天夜半,蒋介石接到了孙科从广州打来的专线电话:“蒋先生,外间传言甚多,上海将沦于共匪之手。不知,孙夫人将何以处之?”


蒋介石一惊,他支吾一阵,冷静下来,装作为难的样子答道:“哲生(孙科字哲生),对孙夫人,党国上下对她都是尊崇有加,鉴于目前时局有变,孔部长、大姐还有子文、美龄都曾劝她去台湾。可孙夫人对我成见太深,声言除了上海,哪里也不去。这不是因人废事之举吗?留在上海,那不等于是留作共匪的统战工具?这个……这个,孙夫人多次背弃总理信条,甚至逾矩危害民国。现在又不愿随我们去台湾,这不是亲痛仇快之举吗?”


  孙科耐着性子听到这里,说:“现在外面传言甚多,各方也多有猜测。对于孙夫人的去留和个人生计,大家都很关心。更有人讲,毛人凤的保密局对她有不利之举。”


  “纯属胡说八道。”蒋介石在这端紧握住话筒,跺脚打断了孙科的话,“哲生,你可不要听信那些虚妄之说。孙夫人是总理遗孀,也是我蒋某人的二姐。我早说过了,党国上下对她尊崇有加,岂敢妄有他意。令人不可理喻的是,孙夫人不愿离开上海,却甘愿为共党所摆布。哲生,你也劝劝她,不管怎么说,你的话也是有分量的嘛!”


“那自然,那自然。”孙科应道,却又不无担心,“至于孙夫人能否听得进去,这我说不准。可是,依我看来,她留在哪里,俱无大碍。这么些年来,她独自住在上海,除了民国23年在上海发起成立了民权保障同盟,其他也没什么活动了。至于她恋栈上海,我看事出有因,那里有她先人的坟茔,又是她生活熟悉的地方,更是国父当年革命起事的源头圭臬。至于她去了共产党那边,至多批评一下党国的政策,未必能有什么惊天之举。再说,她毕竟身份特殊,资望隆高,万一有什么差池,我们不是自找被动吗?尤其在眼下,正值戡乱救国的非常时期,对她的处置更不可图一时之快。”


  两人就此通话完毕。孙科立即致电宋庆龄,希望她能以所谓的亲情、党国利益、总理基业为重,速离开上海,去台湾或香港皆可,但遭到了宋庆龄的婉拒。


  蒋介石得到孙科的回复,又闻上海已完全失守,心中颇为恼怒。正在他举棋不定时,宋美龄通过大姐宋蔼龄转递的书信又到了。宋美龄先是在信中坦言她赴美争取美援,受到了美国总统和国会的冷遇。最后,宋美龄关心地谈及了她的二姐,特别警告蒋介石不要用下作手段,否则“阿姊有什么差错,我是绝不会答应的”。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