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亿朵雪花

南无阿弥陀佛

 
 
 

日志

 
 

翻案“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国人想要做什么  

2012-01-09 20:1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开以来,以翻案为主题,什么都能翻。仿佛不翻点什么出来就不是改革,不翻点什么出来就不是创新,不翻点什么出来就是不懂“真正”历史之人。一时间,雷锋等都是假的,蒋介石、周扒皮、刘文彩、潘金莲、秦桧等等粉墨登场。

《世纪》杂志今年第2期发表了《揭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流传之谜》一文(以下简称《揭》文)。《揭》文说:“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所以被弄得像真的一样,是1932年蒯世勋在翻译一本《中国的发展》中一段话时,“将Chinese and dogs not admitted译成了中文‘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蒯世勋是30年代柳亚子先生主持的上海通志馆成员,是一位对上海史造诣很深的学者……。《上海通志馆期刊》是上海史研究的权威性刊物,于是‘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之事被部分报刊转载”,随之流传开来。《揭》文接着又说,“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是“50年代为配合形势教育”而制作的,有些“老人确实看见过这牌子,但不是在解放前的外滩公园,而是解放后的博物馆里”(事实上,解放后博物馆从未展出过这块牌子——笔者)。因此《揭》文作者认为,“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故事缺乏根据,或者讲根本没有根据,是“人为地编造一个被人侮辱的故事”,是“哗众取宠”,是“中国人的劣根性”,等等。有关报刊摘登了该文,由此引来了众多读者包括海外侨胞的议论,许多了解上海历史的读者致函报刊,对《揭》文作者轻率抹煞和曲解历史事实的作法提出了批评。
  “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真的是‘没有根据”的故事吗?现根据笔者目前所掌握的材料,择要罗列于下,以就教于读者。
  

一、由来已久的不满和抗议
  

外滩公园是上海第一个正式公园,建成于1868年。租界当局一开始就在公园门口派驻巡捕看守,不准中国人入内,曾激起中国人民的强烈不满和抗议。1878年6月的《晋源报》和《申报》均就此发表文章,对华人不得人园一事鸣不平:“华人独禁,不许一游……殊属不公。
  1881年4月6日,虹口医院凯军(译音)等8人想进公园,被门警阻挡,为此向工部局(上海公共租界的统治机关,受外国驻沪领事团和驻华公使的监督)提出抗议。工部局秘书索尔本(R·T·Tharburn)复信说,“我要解释一下,工部局并不认为中国人有进入(公共)花园的权利。”(见工部局1881年年报)
  1885年11月25日,陈泳南、吴虹玉(译音)等8人人国受阻,这些人为此联名写信给工部局,指出:“一切剥夺我们权利事件之发生,我们都表示反对。”工部局12月2日复信,“不准备给予这项权利。”(见工部局1885年年报)
  1886年7月下旬,又发生宋耀如(宋庆龄的父亲)、颜永京等6位牧师,手捧《圣经》来到外滩公园进行和平抗议的事情。(见《宋氏家族第一人》,北方文艺出版社)
  在此期间《申报》曾于1881年4月28日、29日、1885年12月8日、1888年9月21日、1889年8月11日先后发表文章,论述华人被禁人园的不满。“名之曰公家花园……而其实乃系私家”,“工部局所捐之款计之华人之捐多于西人者几何……”,“西人得以人园中游,……而独于华人则严且厉禁不得拦人”。1909年1月27日,《申报》更于第四版的上方正中地位,刊载了一张大幅照片,并加大字标题:“不准华人入内之上海公园”,以示抗议。
  在清末民初的地方志书中,也反映了当时中国人强烈的不满情绪。1907年,清朝有位文人李维清在编《上海乡土志》时写道:“黄浦江滨,西人有公园,芳草如茵,鲜花似锦。东西各国之人皆可游玩,即印度亡国之民、洋人豢养之犬,尚得出入自如,独禁华人入内,是彼之蔑视华人,且奴隶犬马之不若矣。喧宾夺主,实堪浩叹!可知当今之世,惟有强权足情而已。我侪宜若何努力,以洗刷奇耻耶!”
  1917年,民初有位姚公鹤,写了一本影响较大的《上海闲话》史料笔记,提出“狗与华人不准入内”的牌子问题,文中写道:“租界中外人公共建筑之所,每不准华人之拦人,喧宾夺主,无过于此。今之跑马场及白大桥下之公园,其最著矣。……跑马场首以营业公司名义,禁止华人之涉足。今门首高标英文于木牌,所云‘狗与华人不准入内’是也……。”
  清末民初的《上海指南》中,在介绍西人公园(即外滩公园)时,几种版本在介绍公园概况后,都注明“华人不得入内”。
  当时工部局公开的条文,如1913年7月,工部局公布的花园(即外滩公园)与预备花园的规则中,其中第1条“这些花园只准外国人(社团)进出”,第2条“狗与自行车不得入内”。1914年公共租界巡捕房公布的《公家花园章程》中,其中第1条“脚踏车及犬不准入内”。第4条“除西人之佣仆外,华人一概不准入内”。1916年5月工部局公布的(公园规则》6条,其中第2条“狗与自行车不入内”,第3条“华人不准入内,但外籍居留者的仆佣外”。1917年9月在外滩公园修订的《公园规则》10条,其中第1条“公园只准外国人入内”,第4条“狗与自行车不得入内”。
  

 二、中外人士对“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牌子的揭露与谴责
  

郭沫若在1923年8月28日夜所写的《月蚀》一文(见1923年9月2日《创造周报》第17号)中愤然写道:“上海几处的公园都禁止狗与华人入内,其实狗倒可以进去,人是不行,人要变成狗的时候便可以进去了。”
  蔡和森在1923年11月16日第46期《向导周报》上发表《被外国帝国主义宰割八十年的上海》一文指出:“上海未开埠以前,一草一石,哪一点不是华人的?但是既开埠以后,租界以内,最初是不准华人居住的,而‘华人与犬不得入内’的标揭,至今还悬挂在外国公园的门上!”
  孙中山1924年11月25日在题为《中国内乱之原因》(见《孙中山选集》下卷)的演讲中指出:“上海的黄浦滩和北四川路那两个公园,我们中国人至今还是不能进去。从前在那些公园的门口,并挂一块牌说:‘狗同中国人不许人’!”
  方志敏在《可爱的中国》中写道:“有几个穷朋友,邀我去游法国公园。一走到公园门口就看到一块刺目的牌子,牌子上写着:‘华人与狗不准进国’,几个字射人我眼中,全身突然一阵烧热,脸上都烧红了。这是我感受着从来没有受过的耻辱了。”
  1925年7月2日《不列颠周报》(Britsh Weekly)第299页上发表一名通讯员的私人信件,写道:“在上海的公园里有这样的通告‘华人与狗不准人’,在这样的情形下,不利于安宁。”当詹姆斯·A·希尔给《不列颠周报》去信否认这一告示时,有位中国读者K·K·W马上去信说:“我确证上面的那句话是百分之百存在的,”还说:“希尔先生明知句子中‘华人’两字只是在最近欧战或战争刚结束时,由于本埠华人社会的经久而强烈的反对,方才抹去的。”
  1925年9月12日,美国迪尔伯恩出版公司编辑部W·K·卡梅伦给上海的美国总领事写信,说在美国报界和其他人士中,都讲在上海的外国租界上有过一块告示牌,上面写着“狗与华人不准入内”,而这种说法还“受到责难”。他要求总领事告诉事实真相。(摘译自工部局档案)
  1929年7月15日,有位读者根据当时香港报纸上议论上海公园门口的告示牌问题,在《香港电讯报》上发表文章,说:“笔者在1916年亲眼目睹的措词是‘华人与狗不准入内’,”“长期以来,凡知道有这块告示牌的中国人都对之表示愤慨,这是合乎情理的。”《香港电讯报》编者A·希志斯将这份报纸转给了上海工部局。
  1929年11月9日,《密勒氏评论报》发表《中国人,请走后门》的文章,说:“根据工部局命令竖立在上海各公园门外的,写着‘狗与华人不准入内’的告示牌,尽管已在一些时候以前拆除,但在上海外侨社会的某些中间,由这块傲慢无礼、侮辱他人告示牌所表示出来的那种典型精神,却至今尚未死去。”
  1930年美国人埃德温·罗哲斯·思布里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文章,说:“……没有一个中国人可以到那里去散散步,除非这个中国人背着一个白人的皮包,或者用摇篮车推着一个白人的婴儿。你们都能记得这个极端的例子,上海动人的花园里一直竖立着一块告示牌,用显眼的文字写着‘狗与华人不准入内!’”。他后来给美国宗教刊物《洗礼者》杂志编者的信中,又讲道:“我写的是若干人的说法(其中亦有传教士),他们证明他们亲眼目睹这块告示牌。”美国浸礼会A·泰勒为此写信给上海工部局要求了解此事。
  

三、目睹者的陈述
  

目前尚健在的一位86岁的上海文史研究馆馆员姜豪,在最近召开的一次座谈会上说,我在1921年从宝山乡间到市区来读书,在外滩公园亲眼看到过“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他还补充道,这块牌子是长方形的,挂在公园门口的南侧。
  1989年10月6日,苏步青教授同复旦大学学生进行过一次谈话,苏教授在谈话中讲道:“我是1919年到日本去留学的,至今已有70年了。我第一次路过上海时,外滩公园前面挂着一块牌子,我亲眼看到,上面写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后来他于1991年又对《上海园林》编辑部补充说,那年他是由温州经上海赴日本时,在外滩买船票,看到外滩公园门口有这块牌子。
  陈岱孙教授1982年所写《往事偶记》(《中国当代社会科学家》第一辑,收入1989年北京大学出版社的《陈岱孙文集》),讲到1918年他在上海外滩公园见到“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1990年7月12日他又去信上海黄浦区园林管理所强调:一、这块牌子“不是游园规则中的某一条,……而是一块木牌子”;二、1920年,“即我初次见到这牌子后两年,我知道这牌子仍然‘健在’……。”
  陈毅的兄长陈盂熙在口忆1919年6月他与陈毅的上海之行时谈道:“……一到外滩,公园门口木牌子‘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字体赫然在目,真使我们感到莫大的侮辱。有一位同学主张砸掉木牌,仲弘(即陈毅)说:‘这不是砸掉木牌就能解决的问题。’”(见《人民的忠诚战士——缅怀陈毅同志》,上海人民出版社)
  生于1903年的桂祖良,1926年曾在法租界工董局园林种植处工作,任一等秘书。他说,以前读书时,有次去虹口经过外滩公园门口,想进去看看,门卫不准进,指着一块木牌让他看,牌子上写着黑色的字“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上海市园林局1991年5月15日访问记录)
  1960年,有位姓陆的(曾在外滩公园担任三等英文秘书)老员工回忆:在他一二十年代在外滩公园工作时,外滩公园的门口竖有一块大牌子,上面有公园规则(即1917年9月工部局用英文公布的10条规则)。另外还专门做了写有“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木牌,木牌为长方形白底黑字,插在草地上,由于日晒雨淋,木牌损坏,以后又改用三角铁底架,上有网形块状铁牌。后来,这块牌子被取下,放在公园音乐厅的地下室。最后被当废铜烂铁处理掉。(1960年为筹建上海革命历史纪念馆的调查记录)
  最近,日本《朝日
新闻》也发表有关外滩公园“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告示牌的文章。1994年5月4日“天声人语”专栏中介绍:“不少人来信说真的看到过,并记载有逗留及访问时间。他们这些人是军人、军队护士、学生、公司职员……说是在黄浦公园和法租界公园内看到,并一致描述为是在涂成白色的板上写的黑字。年长的女性在信中说,在日本人和欧美人家中帮助料理家务的中国女性可以带领主人的孩子自由出入公园,并在公园中游玩。这位写信人的双亲都曾在上海居住过,此人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时写道:‘回想起来,当时的日本似乎并没有感到有一种特别罪恶感,但有时小姑娘却感到伤心,她们感到把人与狗等等同起来,实是可怜。’”
  最后,这里我们再搞引两则本世纪三四十年代报章志书中的记载:
  30年代初中期一个探索上海历史的学艺团体“上海通社”,考证、分析上海的发展历史,在上海的一份夜报《大晚报》上辟了个“上海通”专版,专门刊载论述上海历史的文章。在1935年6月10日第71期“黄浦滩专号”(一)上发表《外滩公园话旧》,在介绍外滩公园是上海第一个公园的历史后,写道:“虽然地皮是中国官地,填土和造园的经费也出自中外居民所纳税捐,然而外滩公园跟以后所建的几个公园都不许华人入内,甚至园门口还挂着极侮辱华人的牌子,这些事,虽是健忘的人,也不至于已经忘掉了吧?”文章说:“直到1940年起,华人才可以到公共租界各公园去玩。”
  抗战时期上海的《新中国报》,也辟了一个“老上海”专版,在1942年1月29日第62期上,发表《不准入内》一文道:“20年前,租界中外人建筑所不准华人入内的,有静安专路跑马厅,及白大桥南堍的外滩公园,最先跑马厅以营业公司名义,禁止华人涉足,而于门首高标英文木牌:狗与华人不准入内。继之公园也藉着‘华人人公共场所,即折花驱鸟糟蹋地方’的原因,和跑马厅同样,挂出了侮辱国人的木牌。这当然引起了国人很大的反感,但因国事纷乱的关系,终于忍受了数十年。后来,民国十四、五年时,民众对这情形激烈反对,租界外人只得除下这侮辱的牌子,而开放他们专用的禁地了。”
  类似的记载还有很多。我们相信,通过本文引述的材料已经回答了《揭》文提出的问题。
  

真是无独有偶,这条颠倒黑白的论断,居然产生于历史上确曾挂过那样一块牌子的上海滩。做出这种论断的人,对得起自己蒙受其辱、其害的先辈吗?这就不禁使我联想到有的“精英”叫嚷要请外国人来中国当总理;有的“精英”还大放“如让日本人统治中国,中国早就富了”,“如果早当三百年殖民地,中国早就实现现代化”的厥词。
  时间已过了数十年,竟然还有“国人”,挖空心思,呕心沥血,为那块“在国人的脑子里种下深刻印象”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翻案,替帝国主义列强开脱罪责,往“国人’的脸上抹黑。
  做出这种武断结论的那篇文章居然还以教训的口吻说:“牌子一事与国人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但在玩笑之后,人们不应该吸取点教训吗?”
  到底谁对历史开了玩笑?现在已经愈来愈清楚了。那么,做出这种武断结论的人,该不该从中“吸取点教训”呢?你究竟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呢?

 

(原载1994年6月1日第203期《党史信息报》)   题目和第一自然段是转载时本博亿朵雪花所加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