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亿朵雪花

南无阿弥陀佛

 
 
 

日志

 
 

忆改革开放前那个时代的几件小事  

2012-12-10 13: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是人类的本能。回忆的过程往往伴随着好与坏、善与恶、美与丑的比较。从而回忆的过程就是批判的过程、选择的过程、提高的过程,所以,人类要发展、要进步,就离不开回忆。
     
       1965年,我随队前往上海南汇县搞四清,住在贫协主席俞庆祥家。俞庆祥是一位勤劳、淳朴而又好客的人,见我不大喜欢吃大米,便几乎每天下午都要抓几个大螃蟹来为我下饭,可我是个陕西老土,生来还未见过此物,真不知此物如何吃法?有何好处?就跟另一位队员说了此事。没想到过了几天,指导员(支部书记)李孔怀竟专门为此找我谈心(那个年代非常盛行谈心——即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他一边笑着说我傻、竟然连螃蟹都不会吃,一边语重心长的说:“我们应该跟贫下中农打成一片,绝不能搞特殊化。螃蟹可是一道美味的高级食品,拿到自由市场是要卖好价钱的,我们可不能占贫下中农的便宜呀!”从此,我再也不让俞庆祥为我抓螃蟹了。
     
       前些日子,有个网友在此所发的帖子中有这样的内容: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天,我们的县委书记家中突然来了客人,因来不及做了,便到食堂打菜,炊事员给书记的碗里多打了些肉,上面用青菜盖上。没想到有人正好看到了这个情景,便报告了县委其他领导,于是,这位县委书记不光是补交了食堂一份肉钱,还受到了通报批评,并且因此而使他的子女在学校受到了同学们的嘲笑(大意如此)。
      

         1970年冬,我被下放到车间劳动。有一天晚饭时,广播突然通知说:XX产品(军工产品)任务紧急,希望晚上没有事的同志能够去车间参加义务劳动。晚上七点半,我准时到了车间,发现大部分人都来了。干到了晚上11点多,党委李书记带着炊事员推着小车来给我们送夜餐了。尽管一人只有一碗面条,但大家却都吃得兴高采烈、热火潮天、唏里呼噜,因为这是书记亲自送来的面条。然而,李书记却没有吃,只是跟大家拉了几句家常。我知道,这是因为他没有参加劳动,所以不能吃。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在上海市教育局当过处长的吕型伟写的回忆录。他的回忆录的第四卷里记载了这样一件事:
       1963年,国家教育部长杨秀峰到上海主持一次名校座谈会并考察工作。会议结束时,市委分管教育的书记杨西光宴请部长一次,菜肴很平常,没花多少钱。杨西光要当时教育局处长吕型伟先付钱,再到教育局报销。可是吕型伟在局财务处碰了钉子。会计张琪不让报销,吕型伟说是杨西光说的,会计仍不买账,坚持:“谁请客谁出钱。”局长也劝道,就报销了吧,但会计就是不同意。吕型伟只得报告杨西光。杨西光为难地问:“那怎么办?”最后吕型伟想出,还是请参加宴会的上海同志分摊,然后一家家地跑,把钱收回来。
     
       这里,第一件小事使我想到:有了那样的党的支部,人们便不会犯大错误,从而更理解了毛泽东时代干部思想过硬的根本原因。
     
       第二件小事使我想到:毛泽东时代人民群众对干部的监督党作用至强,且其效率至高。
     
       第三件小事使我想到:毛泽东时代干部与群众的思想感情至亲,而现在官员与百姓的金钱关系太浓。

(转帖)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