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亿朵雪花

南无阿弥陀佛

 
 
 

日志

 
 

媒体惊爆:外国种子巨头目标是中国主粮 转基因是其核武器  

2013-01-17 09:3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11月30日,一个以“两院资深院士联谊会”名义组织的转基因作物论坛在中国工程院召开。与会者有50人之多,且级别极高,这个论坛“虽未得出一个结论”,但却放出声音,称“加速我国转基因作物研究成果的推广与应用”,“但是,在我国正弥漫着一股非理性的反对转基因的声音”。

会后,根据会议内容所形成的一份备忘录呈交至国家农业部。不久,这份备忘录却在私下到达孟山都与杜邦先锋等在华种子巨头手中。

这个事件背后的一个事实是,在华外国种子公司已经超过35家,它们或通过布局销售渠道、建立研发中心,或参股本土市场的优势种子企业,正加紧渗透中国种业市场,他们“已经渗透了玉米与蔬菜种子市场,但最终的目标始终是中国的主粮领域,转基因就是他们的核武器”。

在过去的几年间,以孟山都与杜邦先锋为首的国际种子巨头,他们在中国做了什么,改变了什么,将要做什么?

孟山都广西打头阵

以现有的公开资料能查到的是,孟山都最高层最近一次到广西是在2008年6月25日。这一天,孟山都全球副总裁麦克凡与广西一领导在南宁会面,并签订《谅解备忘录》。备忘录称,孟山都将与广西在农业领域进一步加强合作。

而孟山都最早出现在广西的时间是1998年。

1998年,通过中国种子集团与广西农科院玉米研究所,孟山都开始在广西区域性试验种植迪卡007号玉米,一种专为中国南方打造的热带杂交玉米品种。

广西农科院玉米研究所程伟东说:“在与当地玉米的对比试验中,迪卡007抗旱耐瘠,抗倒伏,产量高,一下子便打败了所有对手。”

因而,当2000年中国颁布《种子法》时,迪卡007顺利通过了广西的品种认定。

2001年3月,孟山都与中国种子集团公司合资成立“中种迪卡种子有限公司”(孟山都占49%股权),在中国开发培育迪卡007玉米种子。

而推销种子,孟山都选择的是当地最大的国营种子企业,广西种子公司。

由此,孟山都开始将迪卡007在广西全区推广。每开拓一个新的县域市场,孟山都都会先在当地进行与本土玉米品种的对照试验,并在玉米生长与收获时,让附近的农民现场观摩。他们不仅卖种子给农民,还教会农民对于玉米的种植与管理技术。

程伟东说:“当时,迪卡007的推广得到了广西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他们把大面积推广‘迪卡007’作为旱粮经济作物支柱产业来抓,并在各镇、各乡政府成立推广站,在中种迪卡公司的赞助下,各县、乡有经验的农业技术人员深入各村,大力推广示范种植。”

孟山都凭借着迪卡007,很快在广西站稳了脚跟。2008年,孟山都在广西推出迪卡007的升级版本,迪卡008号。

据孟山都公司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迪卡007/008的种植面积分别占广西全区玉米种植总面积764万亩的14.3%、3.8%。而从2001-2011年间,迪卡007/008在广西累计种植面积超过1200万亩。

以广西为开端,孟山都通过中种迪卡公司陆续研发出针对全国各地不同区域的玉米种子,2004年在河北、河南推出迪卡1号,在云南推出迪卡2号,2005年在山西推出迪卡M9,而为了争夺中国玉米重镇,东北的玉米市场,孟山都在2010年推出迪卡656。

外国种子公司在东北

与孟山都不同,杜邦先锋一开始便选择了东北。

2001年,在孟山都工作了8年的职业经理人刘石跳槽至杜邦先锋公司,成为杜邦先锋的中国区总裁。这位长着一张典型的国际性职业经理人面孔的中国人,在东北黑土地上成就了“先玉335”的“神话”。

先玉335为美国杜邦先锋公司选育的一种玉米杂交种,母本为PH6WC,父本为PH4CV,适合于温带地区生长。

2002年,杜邦先锋与国内上市公司山东登海种业合资成立登海先锋公司;2003年,在辽宁设立铁岭先锋育种站;2006年,先锋公司又与甘肃敦煌种业合资成立敦煌先锋。两家合资公司中,先锋公司均占49%股权。

先玉335便由先锋公司交给登海先锋与敦煌先锋进行制种与销售。登海先锋负责东北、内蒙古等地春玉米带,而登海先锋负责黄淮海地区的夏玉米带。

先玉335的推广模式与孟山都迪卡007大同小异。

刘石说:“当时,我们直接在当地招聘与培训技术员,他们面向每一位村民做推广工作,让农民直接看到先玉335的实际性表现,并和当地正在使用的品种进行对照。我们不光卖种子,教农民种地,还有售后服务。”

辽宁省农业科学院院长陶承光则说:“先玉335的品质很好,抗旱也抗涝,产量高,米质好,同时秋后脱水快,既受农户喜欢,也很受收购商的喜欢。”

先玉335迅速打开了市场,并开始了延续长达8年畅销。而因为先玉335所带来的利润,登海种业和敦煌种业先后于2004、2005年成功上市。

先锋成功的背后,是国内玉米种子公司的失落。但对于国内种业来说,不幸的不仅于此,其时,其它一些外国种子企业也纷纷进入东北。

2008年,瑞士先正达公司收购了河北三北种业有限公司49%的股权,于2010年推出玉米品种先正达408;2009年,德国KWS公司与黑龙江垦丰农业合作,在吉林南部推广其德美亚1号、德美亚2号;2010年,法国利马格兰集团则与安徽隆平高科种业公司合作,推出其选育的利合16。

对此,国内种子公司的对策是模仿与套牌。

2009年之后,除了逐渐出现一些性能优于先玉335的玉米国产品种外,先玉335套牌种子也大量出现,套牌种子的推广面积增速甚至远远大于正牌种子面积增速。

2012年,登海先锋和敦煌先锋的先玉335的制种面积约为20万亩,种子量8000万公斤,对应播种面积6400万亩,已远远过剩。

中国农科院作物科学研究所研究员佟屏亚说:“外国玉米种子迪卡系列曾经占了广西玉米播种面积的15%,先玉335则一度在东北达到近30%,但它们并没有处于绝对强势的地位,并且随着政府对国内研发的支持,国内已逐渐研发出优于它们的玉米种子,如将郑单958改进后的武科2号、吉祥1号。杂交育种上我们不怕,我们应该提防的是外国种子巨头的转基因技术。”

2011年6月30日,在农业部召开的一次转基因主粮商业化座谈会上,佟屏亚曾面对众多转基因专家询问中国农业部科学教育司负责人:“先玉335是不是转基因玉米?”

科教司的负责人回答:“不是。”

其时,有媒体报导先玉335为转基因玉米,而因为种植先玉335,吉林省榆林市当地出现大老鼠绝迹,牲畜不产崽等动物异常的现象。这些报道在国内引起了强烈恐慌。

中科院植物所首席研究员蒋高明说:“农业部也承认在先玉335的父本PH4CV中检测到‘来源于花椰菜花叶病毒的35S启动子’,发现35S启动子,一般说明了先玉335为转基因或曾做过转基因修饰。”

但是,2011年9月,中国农业部科教司在其官网上发表文章称,发现35S启动子,并不证明先玉335就是转基因玉米,这需要最终的证据去证明,农业部科教司和其他国家转基因产品检测监测中心,以及欧盟认证认可的专业检测公司,分别对先玉335玉米种子样品进行检测,均未发现转基因成分。同时,科教司在文后也引用了杜邦先锋公司的声明。

2011年前后,孟山都迪卡系列玉米种子也一度陷入“转基因漩涡”。

力推主粮转基因商业化

自1996年进入中国种业市场多年后,孟山都发现它获得的进展并未达到预期。

早在1996年,在收购美国岱字棉公司后,孟山都便接管了其在中国成立的合资公司河北冀岱棉种技术有限公司和安徽安岱棉种技术有限公司。而岱字棉曾经占据了中国转基因棉花90%以上的份额。但是,几年后,这两家公司先后没落。

孟山都发现,在中国,他们遭遇的是一个与阿根廷、墨西哥、印度完全不同的国家。

佟屏亚说:“中国政府对种业市场是非常警惕的,除开没有批准任何主粮转基因商业化外,至今,尚未对外资发放水稻、小麦的种子生产许可证。但是,他们已经在做科研储备。2009年,孟山都、先锋、先正达、拜尔等在中国密集开展水稻研究合作,分别与华中农业大学、湖南大学、国家杂交水稻工程中心、安徽省农科院水稻所、中国水稻研究所达成合作协议。现在,他们所进入的是玉米种子市场,但最终的目标,始终是水稻与小麦。并且,孟山都一直在公关中国政府,以实现主粮转基因的商业化。”

这些年,孟山都高层马不停蹄地拜访中国农业部、商务部。其中部分见于媒体报道:2009年10月,孟山都副总裁伯格曼拜访中国农业部,与农业部牛盾副部长会谈;2011年9月20日,中国农业科学院翟虎渠院长与孟山都公司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休·格兰特一行会见。而更多的,不见于媒体报导。

同时,在技术领域,孟山都也开始改变策略,开始启动与中国一些顶级实验室的技术合作。

其中最耐人寻味的,无疑是与华中农业大学的关系。

2009年10月,据路透社报道,孟山都公司与华中农业大学签订了合作协议,称将推动华中农业大学张启发教授研究小组开发基因组学与生物技术。张启发接受采访说:“孟山都的技术与经验能够帮助我们的研究,使它从实验研究到市场化的飞越。”

仅仅一个月后,华中农业大学研制的两种转基因水稻“华恢1号”和“Bt汕优63”,获得农业部颁发的安全证书。

2010年1月6日,张启发高调宣布:转基因水稻最迟5年内走上中国人的餐桌。

这在国内引起一片反对声。

有120多位学者将《要求立即停止转基因水稻和玉米商业化生产问题》的签名信送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全体代表;有律师起诉农业部长,请求法院撤销农业部对华中农业大学发放的两张转 基因水稻安全证书,有大批人到农业部大门前抗议。

最后,农业部没有批准这两种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种植。

2010年,孟山都公司北亚区总裁艾博文曾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说,对于获得中国政府颁发了安全证书的两种转基因水稻,核心专利全部是由中国独立研发的,孟山都并没有参与其中。

但是,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曾在一套电视节目上说:“……艾博文说谎……孟山都将会非常开心看到中国种植转基因水稻。因为如今转基因技术中90%以上的专利都是孟山都公司的。是的,孟山都会非常无私地让渡一些技术给你搞研发,甚至,在初步商业化时,它也不收取专利费。但是等你形成规模之后,它就要跟你算账了。到最后,我们吃的每一粒米,都要付钱给孟山都,那时,整个国家的粮食安全就控制在美国手上。”

佟屏亚说:“蒋高明教授曾要求农业部公开批准这两种转基因水稻的听证会人员的名单,但被农业部有关部门拒绝了。为什么呢?这难道算国家机密?恐怕这个名单上的人都是转基因领域内的人。正如农业部科教司所谓的‘农业生物基因工程安全委员会’,里面的人大多是新世纪前后,赴美进修生物技术或访问学者回国的,而这些人,多数曾受到跨国公司或受洛克菲勒基金会资助。”

官学共推转基因

洛克菲勒基金会是一个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公益性基金会。但普遍认为,它并非是一个纯粹的慈善基金会,而往往隐藏着深刻的政治性目的。

近年,洛克菲勒基金会在世界范围内推行一项名为“绿色和平计划”的项目,而转基因技术是这个项目的核心。这项计划的成果之一是控制了印度的棉花种植业。同时,洛克菲勒基金会创办与资助了多个推广转基因的机构与组织,其中包括:国际农业生物技术组织,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以及中国水稻研究所。

每年,国际农业生物技术组织都会出台一份《生物技术商业化及转基因作物的全球化态势》。有评论称,这份报告成为各国推广转基因的重要依据,而我国农业部与转基因的专家也引以为权威。郎咸平说:“近两年,国际农业生物技术组织都将年度报告会选择在北京举办,为什么呢?是不是借此在公关中国政府?”

而在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中,其中一些成员确实有“洛克菲勒基金会背景”。

这一点至今备受公众质疑。

2012年11月30日的“两院资深院士联谊会”并不是这年由农业部主持的唯一的一次“转基因会谈”。早在这年1月14日,便由国家重大专项办组织在三亚组织了一场“转基因主粮商业化进程”研讨,参加者有农业部、科技部高层,也有上述相关专家。

佟屏亚说:“政府当然知道民间的反对主粮转基因商业化的呼声,并且政府也可能在利用这一点,打压孟山都等种业巨头在中国的野心。我知道,我们肯定不能放弃转基因技术,但它属于将来。“十二五”期间,我国政府对转基因品种研发投入为300亿元,这是对的,我们国家在转基因研究上要跟上孟山都这样的跨国种业巨头还需要很长时间,还需要很多投入。但现在,卫生与粮食安全是国家战略性的,必须慎之又慎。”

2013年01月17日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梁为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